客服熱線:0359-6369092
管理商鋪 發布產品 發布求購 尋找商機
TOP
任武賢:回首上市之路,亞寶藥業
[ 編輯:admin | 時間:2016-09-21 16:58:28 | 瀏覽:3614次 | 來源: | 作者: ]
   任武賢:回首上市之路,亞寶藥業掌門人為何幾度落淚?
 
    第一次上市失敗后,任武賢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那一刻我恨不得從8樓跳下去”,當時他的體重已經不足100斤。
 
    第一次上市失敗到第二次上市成功,間隔不到52天,他的體重再次直降11斤,只剩86斤......
 
    任武賢自稱“做藥人”,瘦削身材,架副無框眼鏡,聊天時總是面帶微笑。溫文爾雅的他會觀察采訪者的一些細微動作,從而保持很好的互動。談到重點,他會略微停頓,而后加重語調,然后身體微前傾,望著你,笑容更深:“是吧”?
 
    作為亞寶藥業(600351.SH)的掌門人,要了解旗下20余家分子公司的動向,任武賢一直很忙。所以當他的助理打電話告訴我任董第二天早8點要和我一起吃早餐時,我的腦袋里有幾秒鐘是放空的。被放掉的情緒里有激動,有興奮,有不可思議,但更多的是感動。
 
    早餐地點在位于山西省運城市芮城縣風陵渡經濟開發區的亞寶藥業集團總部食堂。早上8點,任武賢準時走進餐廳。“只要在運城,任董都會在公司食堂和員工們一起就餐。”一起用餐的集團文化宣傳總監劉劍告訴我。早餐是一些山西當地特有的面食。像所有雷厲風行的企業家一樣,任武賢吃飯很快,先吃完后他耐心的等著還在埋頭與一碗雞蛋羹“戰斗”的我。“不著急,慢慢吃。”他笑著對我說,瞬間一股溫暖的小確幸從心底綻放到我的臉上。
 
    早餐后,采訪在任武賢的辦公室進行,幾個小時的交談沒有中場休息。任武賢說他很喜歡和年輕人聊天,因為年輕人會讓他開拓眼界。60后的任武賢,雖然無法成為90后,但他一直在學習他們的思維。任武賢自己不服老,他也希望他的企業越變越年輕,他希望能帶領年輕人繼續參與這個社會的變遷。
 
    搞技術出身的任武賢喜歡接觸所有前沿的東西,年輕人喜歡玩的他都愿意去嘗試。“平時任董都會在我們集團員工的微信群里分享一些文章和心得。”劉劍掏出手機,打開微信群給我看。更厲害的是,當同齡人剛開始學習發微信的時候,“時髦”的任武賢已經開始用微信紅包引爆他的朋友圈了。征得同意后,我查看了他的微信錢包:截至2015年11月20日,共發送微信紅包1665個,共計23114.48元。
 
    一直走在時代前沿的任武賢,自然不會放過企業發展中的創新和國際化,而我們之間的交流也從亞寶藥業的創新開始。
 
    創新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說到創新,任武賢先給我展示了一組數據:2015年前三季度,亞寶藥業凈利潤2.07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8.30%。2014年,凈利潤1.7億元,比2013年增長43.35%,給股東分紅1.25億元。
 
    亞寶藥業已經連續多年實現了年利潤30%以上的增長,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的大經濟形勢,似乎對亞寶沒有造成什么影響。是什么原因?創新。創新。還是創新。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世界亞寶、百年亞寶,任武賢帶領亞寶人一直在努力
 
    “沒有創新,企業就沒有未來,沒有核心競爭力。”任武賢從接任芮城制藥廠(亞寶藥業前身)廠長一職開始,創新就從沒停止過,但過程中也走了不少彎路。
 
    任武賢1990年當一把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利用3個月時間,改進技術,投產新產品,1991年企業就實現了扭虧為盈。1992年,企業采用新工藝生產的維腦路通原料藥,以成本低、質量高的優勢占領了市場,穩定了企業發展。
 
    1993年“寶寶一貼靈”研發成功。彼時,任武賢不惜賣掉自己的房子,籌資100萬元到中央電視臺等媒體為“寶寶一貼靈”打廣告,一夜之間“寶寶一貼靈,天下父母情”迅速成為眾人皆知的廣告語。而這個之后更名為“丁桂兒臍貼”的神奇藥物,也一下子成為響徹全國的兒科產品。“丁桂兒臍貼”至今仍然是中國兒童外用藥第一品牌,產品暢銷20余年,贏得了累計10億媽媽的信任。
 
    正當外界媒體津津樂道于任武賢如何年僅30歲便臨危受命接管一個瀕臨倒閉的藥廠,如何勵精圖治把這個地處山西縣城里的小藥廠盤活并成功上市之時,某一天,任武賢突然提出亞寶藥業正在對自己在擅長的領域里“犯下的錯誤”進行反思。
 
    任武賢說過去他們走了太多的彎路,15年太久了。采訪時,他毫不掩飾自己過去對亞寶戰略選擇上出現的“問題”
 
    這種自省,與其說是政策或市場的驅動,倒不如說是任武賢內心的驅動!
 
經過“反思”,任武賢確定了企業“創新型藥企”的戰略轉型之路:“國家出臺的新基藥、新醫保政策,目的是讓老百姓用上質優價廉的藥品,這給企業帶來了許多不可控的因素。企業如果只能生產滿足基本需求的普通藥品,就得讓利,壓力很大。”這時候需要做戰略抉擇。任武賢顯然不愿意接受低水平的競爭方式。“因此,我們毫不猶豫地將核心資源投入到原研新藥的開發上,并兼顧有特色,有市場潛力的首仿藥,既擔當了社會責任,又逐步實現了企業的轉型升級。”
如今,任武賢對于創新有了更深刻的體會:第一,做研發要源于臨床患者的需求;第二,企業要做創新,不要做跟隨,企業只有創新才有出路。沒有超越,就沒有跨越式的發展。
 
    要搞國際化 就要有半個小時搞定合伙人的“魄力”
 
    “沒有一個藥企是可以依靠仿制藥做大的。普通仿制藥的低端市場,空間太小了,競爭者太多,利潤太稀薄,壓力太大了。”任武賢說,“解決亞寶長久發展,一定是要向世界最高端的方向發展,要走國際化。”
 
   亞寶藥業的國際化戰略中有一個舉足輕重的人物——亞寶藥業北京藥物研究院院長王鵬。
 
    ▲王鵬的加盟給亞寶藥業帶來新希望
 
    2013年7月,作為“千人計劃”國家特聘專家、“千人計劃生物醫藥與生物技術專委會新藥創制與產業化工作組”執委美中醫藥開發協會(SAPA)創始人之一的日本東京大學藥學部博士王鵬正式加入亞寶藥業。
 
   王鵬仿佛是為亞寶藥業“私人定制”的人才:他先后在美國先靈葆雅公司工作18年,在國內藥明康德工作2年,在先聲藥業當客座教授3年,他熟悉國際上不同國家的不同研發思路、思想和戰略,他的經驗正是亞寶藥業國際化戰略所需要的。
 
    “為什么選擇加盟亞寶藥業?”
 
    “對于合作企業的選擇,我有三個愿望:一是要搞國際化,搞創新;二是公司每年至少有5000萬元以上的研發投入;三是企業領導者對于我在工作和管理上的想法要認可。這三點亞寶藥業都符合。” 王鵬說,“亞寶是我應聘的第一家制藥公司,盡管同時還有五六家企業想約我見面,但是我都果斷的推掉了,因為我已經確定,就是亞寶了。”
 
    “其實在王鵬加盟之前,也有四五個人應聘院長職務,但我發現,他們的理念都不令人滿意。見到王鵬后,我們兩個人在一起談了半個小時。他的新理念、高起點,一下子解除了我心中的困惑,打開了我的思路。就這樣,王鵬加入了我們的團隊。”任武賢將兩人的“一拍即合”比作戀愛中的“一見鐘情”,在對的時間,遇到對的人,于是一切都水到渠成,結緣便成為必然。
 
   在國際化戰略的指引下,亞寶藥業一方面加大新產品的研發投入,另一方面通過引進國際人才,實現藥品研發的國際化項目合作。
 
    “好產品不是買來的,必須是在萌芽時就投入資源培育出來的。這種投入風險與機遇并存。”亞寶藥業每年的研發費用都在增長,從最初的幾十萬,到幾百萬,幾千萬到2015年的上億元,如今亞寶藥業的研發費用占銷售收入的比例超過5%,用任武賢的話說,“一個企業的研發費用占銷售收入的比例低于1%,這個企業走不遠;達到2%,基本維持企業生存;達到5%以上企業才有競爭力。”
 
    任武賢的堅持,讓亞寶藥業始終走在行業內國際化的前端。如今,亞寶藥業的7大生產基地全部通過國家新版GMP認證,其中,北京生物制藥通過了美國FDA cGMP認證,三分公司通過了歐盟GMP認證。這些認證的通過,使亞寶獲得了進入國際市場的通行證,使其向“一地研發,三地報批;一地生產,三地銷售”的國際化戰略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2014年中國醫藥研發產品線最佳工業企業評選結果揭曉,亞寶藥業排名第11位。任武賢和王鵬紛紛表示“我們的壓力很大”。
 
    打江山容易,守業難。要確保亞寶藥業在研發20強中不掉隊,亞寶人就必須不斷的堅持創新,引進好項目,引進高端人才,這就像是數學概念里的無限循環,一旦開始,就唯有一路向前。
 
    但其實,這并不可怕,因為“永不放棄”、“持之以恒”正是亞寶人的基因品質,在亞寶37年的發展歷程中,任武賢和亞寶人一直都是這樣堅守的。
 
    創業者誰沒有焦慮、抑郁過.創業項目從一開始來到世界上,從頭到腳每一個毛孔都滴著焦慮和矛盾的東西。就像本·霍洛維茨的《創業維艱》中寫的那樣:“在擔任CEO的8年多時間里,只有3天是順境,剩下的8年幾乎全是舉步維艱。”任武賢和亞寶也是如此。
 
    1996年,當亞寶藥業的資產剛過億,凈利潤僅600萬的時候,任武賢就提出了亞寶藥業準備上市的目標。在那個年代,公司上市還是一件新鮮事。運作上市,任武賢和亞寶人奮斗了6年,其間經歷的過程繁瑣而曲折。
 
    第一次上市失敗后,任武賢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壓力,“那一刻我恨不得從8樓跳下去”。當時他的體重已經不足100斤。第一次上市失敗到第二次上市成功,間隔不到52天,他的體重再次直降11斤,只剩86斤,“那時候上秤都不用加砝碼。”任武賢說的時候雖然在笑,但眼眶卻已泛紅,“在上市籌備的6年中,多苦、多難我都沒掉過一滴淚,但是2002年9月26日,當聽到上交所A股上市通過的消息,當我們敲響上市鐘后,我和我的同事回到酒店房間,關掉手機,開始抱頭痛哭。那一刻,我們仿佛把壓在心中6年的苦痛全部釋放出來。”如今再次提及當年上市的艱辛,任武賢還是忍不住落淚了。“真是不能再說了。那是種信任到責任的轉變。我特別感謝當年相信我的同事們。”他一邊拭淚一邊對我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動情時。沒有創業經歷的我,雖然很難體會任武賢當時的那種被沮喪的心情、渺茫的前景與現實的壓力同時包圍著的感覺,但他的那種堅持與執著,顛覆性的瘋狂卻深深的打動了我。據了解,當時和亞寶一起運作上市的企業一共有6家,最后卻只有亞寶堅持下來,并成功上市,成為山西省第一家上市的藥企。
 
    其實,創業不只是科技媒體上的激情萬丈、融資新聞中各種數字的春風得意,創業者們更多的是在壓力、焦慮、抑郁、苦悶中艱難掙扎。內心再強大的創業者,同樣也有無法逃避的脆弱一面。如果不能正視這種精神狀態,創業者們就不能真正健康地創業、健康地生活,也不能正常面對創業中的重重難題。要不然,你以為喬布斯為什么去印度靈修?
 
    這,才是創業的真實面目。
 
    采訪手記后記
 
    采訪結束,在回京的火車上,我想起了胡德夫的一首歌《最最遙遠的路》。
 
    任武賢何嘗不是選擇了一條最遙遠的醫藥創新發展之路。其實,以他現在的資歷聲望,本可以選擇更容易的方向,但他沒有后退,也沒有拐彎,只是往前走去。
 
    就像他說的,領航者要有超前意識,有擔當意識,他們每天都在風險中度過,他們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未來。仔細回味我才理解了他的意思,他希望什么都不要影響到生命的豐美。
 
 
    十問十答
 
 
    1.你認為財富對你意味著什么?
 
    財富給我提供了更大的平臺,能夠給社會創造更多的價值,做更多對社會有益的事。
 
    2.你希望你的孩子怎樣評價你?
 
    良師益友。自從孩子留學回國后,我覺得我們父子之間的關系變了,我從家長逐漸變成了兒子的朋友,我們有了更多交流甚至辯論。
 
    3.你希望你的同行怎樣評價你?
 
    真正的做藥人。
 
    4.如果一切可以重來,你會選擇從事什么工作?
 
    我會做健康產品。做藥人太苦太累了。特別是我們目前正經歷向國際化靠攏的階段,太苦太累了。
 
    5.你希望在企業擔任怎樣的角色?
 
    戰略決策者,領航人,而不是操盤手。
 
    6.你人生中的各種角色,哪一個你最看重?
 
    我把畢生的精力都投入到亞寶的事業中了。我希望亞寶更好,亞寶的員工生活更幸福快樂,亞寶能為社會做更多貢獻。我不是一個合格的愛人和父親。(說到對愛人的虧欠,任武賢再次紅了眼眶。)
 
    7.你想以怎樣的方式退出?
 
    找到接班人扶他上馬后,就會退下來。到時候一定會陪著愛人周游世界,更多的補償愛人。
 
    8.目前為止你人生中最大的成就是什么?
 
    用了25年時間帶領亞寶人將人類健康事業不斷向前推進。我們經歷了很多坎坷,但我們不屈不撓的戰勝了困難,亞寶未來的前途是光明的。
 
    9.還有什么夢想是希望在有生之年希望實現的?
 
    充分利用資產和資本兩個經濟杠桿,在十三五甚至更長一段時間里,在醫藥領域快速發展;在健康產品方面有所突破;在醫療服務方面做出更多貢獻;在國際化方面成為中國醫藥企業的領頭羊;在創新方面持續加大投入,研發出更多新產品。
 
    10.假如生命還有最后24小時,你會做些什么?
 
    思考,傾聽,學習。我把每一天都當成最后一天過。
】 【打印】【繁體】 【投稿】 【關閉】【評論】 【返回頂部
評論
稱呼:
驗證碼:
內容: